????最快更新女神的游戏最新章节!

????这时电梯下来,李慧娟先走了进去,我挎着郭莹的胳膊也走上了电梯,我按了第十七楼,李慧娟惊呆的看着我说:“周凯天,你真买的是十七楼的房子?那间房子不是被蓝长利买了吗?”

????我说:“还真是不巧。这间房子是我先下的手,所以现在这房子归我。怎么,你也住在这里?我住在二号号,你不是就住在一号吧?”

????李慧娟叫道:“天呢,周凯天,你这是要干什么呀。”

????我说:“我这是要买房子啊。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?过一会儿我去你家看看你买的沙发样子怎么样?不管怎么说,我不但跟你很熟悉,我跟你们家的袁立峰也同样很熟了。”

????电梯到了十七楼,李慧娟打开一号房门,我笑着说:“这可是真巧了,我们还真是住对门儿喽。远亲不如近邻。近邻不如对门儿。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,尽管跟我说。宝贝,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了。”

????郭莹看出了这其中的奥秘,她感到装扮一会儿我的女朋友,倒是件很有趣的事,就搂着我的脖子娇昵说:“亲爱的,我太喜欢这房子了。没想到我们的对门又跟你这么熟悉,我们两家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在一起搓麻将吗?”

????我说:“那当然是没问题的。”

????李慧娟早就气得脖粗脸红,骂道:“什么时候变成有钱人了,妈的比的,这以后还怎么出门见面?”打开房门,自己先走了进去,那个民工对我会心地一笑,背着沉重的沙发,艰难的走进去。

????我感到分外开心,心想,妈的比的,以后就恶心你们,但我并不想把李慧娟怎么样,而是要时刻对袁立峰造成心理压力,让我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????我开了门,郭莹立刻爆发出爽朗开心的大笑,说:“周凯天,这个美女不会是你过去的女朋友吧?难怪你非要买这间住房,我看你这人可真狠,难怪我的姐夫不是你的对手。你这样趁对门的男人不在家,你可以偷偷莫莫地莫进去,干点好事啊。”

????我说: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刚才你配合的非常好,我今天晚上请你喝酒吧,你把你大姐叫来,我也安慰安慰她。”

????郭莹说:“你就少来这套吧。你在我这里买了房子,又多给我两万块钱,我这个月的业绩完成的,虽然我才来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,按理说我应该请你才对。这里还需要我为你规划一下吗?”

????我说:“那就不需要了,等我搬家的时候你来帮我忙就行。”

????郭莹是个心大的女孩儿,又看见我年纪轻轻的就在县城的豪华小区买了这么个大房子,现在的女孩,都是最看重物质基础的,早就忘了自己的姐夫上吊身亡的事儿,满脸喜气地看着我说道:“周哥,你这是要给自己买新婚房子吗?你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呢?”

????我郁闷地说:“我哪里有什么女朋友,你刚才看见那个姑娘,应该说是我过去的女朋友。可人家在我落难的时候跟别人跑了。”

????郭莹亮晶晶的眼睛对我瞟着,满眼含情,我的心里不感到微微的荡漾着,在这豪华装修而又空荡荡的房子里,我忽然感到自己真的需要有个女朋友了,选择女朋友的标准,还从来没有想过,眼前的郭莹也许并不符合我的标准,但临时陪着我,解决些实际问题,倒也不是个事儿,我现在反正也是没有女朋友,向哪里开炮,攻击哪一个阵地,都是没有问题的,于是也迎着郭莹几分挑斗的眼光,笑着说:“郭莹,回家多劝劝你姐姐,让她别太难过。以后你们郭家三姐妹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我保证我马上去说到做到。”

????郭莹激动的扑进我怀里,火辣的嘴唇亲吻着我的脸,无限温柔的说:“周哥,你知道我们三姐妹对你的印象多好吗?告诉你一件事儿,我大姐在县城有男人,这个男人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,现在我姐夫死了,他们的关系就要公开化,你可别傻呵呵的撞到他们的枪口上。”

????我瞪着疑惑的眼睛问:“这我就不明白了,乔凤凯刚死掉,你姐就有了男人,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人?他是谁呀?”

????郭莹说:“这有什么可奇怪的?你们哪个男人背后,不都有三个五个女人?我姐在外面有个相好的男人难道有错吗?再说,乔凤凯也不是个老实男人,我姐这么做也完全是正当防卫,而那个男人又是死了老婆的。”

????郭莹这么说,让我无言以对。

????现在早已不是一个男人面对一个女人,或者一个女人面对一个男人的时代。乔凤凯在婚姻存在期间,疯狂搞大学生村官付静婷,在背后说不上还有其他女人,所以,作为乔凤凯的老婆,在外面勾一个相好的,倒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。

????郭莹所说的这个男人,显然不是一般的人,郭洁的确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对于四十岁以上的男人来讲,这样的女人是最美最好的宝物。

????我有几分迫切的问:“这个人是谁呢?我和你姐姐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,我也并不害怕谁来治我。”

????郭莹说:“人家可是穆林县的很有地位的人,叫顾景峰,你知道吧。”

????我大叫一声:“啊,穆林县的治安局长不是顾景峰吗?我虽然不认识,但也知道那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了。”

????郭莹说:“五十多岁怎么了?五十多岁那东西就不硬了?哼。五十多岁才是一个男人最辉煌的时候。好了,我只是告诉你这个消息。在乔凤凯活着的时候,你和我姐保持着那样关系,人家也不会对你怎么样。现在的情况跟过去不一样,所以你还是要注意些。”

????这丫头倒是的好心,却让我感到自己在什么地方有问题,我还以为郭洁在乔凤凯之外的第一个男人。原来这女人搔的厉害,我也就用不着为她的处境担心了。

????我说:“郭莹妹子,我谢谢你的提醒。你不说这件事,我哪里会知道?县治安局顾局,现在没有老婆吗?”

????郭莹说:“他没有老婆,他老婆在几年前出车祸死了,在儿子没结婚之前,也没想再找老婆,去年他儿子结婚了,现在乔凤凯也死了,这里的事情还用我告诉你吗?”

????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郭洁的背后还有县治安局局顾景峰这个男人,但那次我陪着郭洁到省城办事,也是跟治安系统有关系,郭洁却非要我帮她忙,却舍弃了顾景峰这个更有背景的治安人员,这真让人想不通,也许郭洁是为了保守秘密吧。

????跟郭洁那次在省城,让我感觉到了已婚女人身上如火般的疯狂,这样的女人,迷倒什么样的男人,都不是问题。我感慨地说:“你姐可真有两下子,居然跟县治安局顾局保持着这样秘密关系。”

????郭莹轻轻推了一下我说:“你这是干啥呢?你至于这样吗?我大姐漂亮是漂亮,但毕竟是三十多岁的女人,你不会真的为她神魂颠倒吧?”

????我在郭莹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说:“别给我胡说八道。我是为你姐姐高兴,县治安局顾景峰的老婆死了,而你姐姐的老公也死了,他们两个过去就是背地夫妻,这样的关系就可以公开了。”

????郭莹说: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你以后就别跟我大姐过分亲密了。你要知道我们郭家可是有三个姐妹的。”

????郭莹说到这里,又拿着风情的眼睛飘着我,又说:“好了。我们今天见面,跟头两次不一样。第一次是你给我二姐过生日,你认识了我。第二次是你把我大姐弄出了孩子,我们姐妹三个找你算账。”

????我马上说:“等等,你这么说我还真有个问题。你大姐怀了孕了,说是跟乔凤凯没关系,可现在又出来个治安局的领导,你大姐肚子里的孩子,难道就不会是治安局顾景峰的吗?

????郭莹说:“既然我姐说是你的,就应该是你的。好了,你就不要在这方面计较了。我姐也没有找你麻烦,我姐跟那个治安局顾景峰做的时候,也不会不带,就是你们那次在省城疯狂,才让她怀上的。我现在就在你眼前,你怎么光说我姐姐呀?真让人受不了。”

????看到郭莹嘟起小嘴娇媚可爱的样子,我心里泛起了一股热浪,也就不在想郭洁的事儿,大胆地把郭莹搂进怀里,郭莹又一次轻轻的推开我,说:“我要赶紧走了,我们那个女经理是个厉害人物,我们出去十分钟,跟客户谈什么,都要向她汇报的。我走了。等你搬家的时候通知我一下。我来帮你整理房子。不过,要在你真正没有女朋友的前提下,我刚才陪你演了一出戏,下一次我可不想再跟你演戏了。

????郭莹整理好衣着头发,说:“我走了,本来不想再搭理你,结果还被你占便宜了,真是的。”郭莹开门就走出去了。

????郭莹离开,我沸腾的身子也慢慢的平静下来。看到眼前的一切,我也有几分伤感,被郑丽丽逼着结婚,逼着买房子的情景,就像上个世纪的事。

????忽然,我听到从门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尖叫,我以为是刚刚离开的郭莹发生了意外,我马上开门,却没有看到郭莹的身影,那尖叫声又传了出来,原来这尖叫是发自对门儿的李慧娟家。

????接着就听到男人的声音骂道:“你娘的蹆的,我明明要一千块钱,你也答应了,可你偏偏非要给我五百块钱,我干脆弄你一顿,也算是偿还这五百块钱了。你自始至终就在挑我的毛病,我真是无法忍受了。”

????只听李慧娟讨饶地尖声说道:“大哥,我再也不敢了。我给钱,我给钱。”

????那位男人说:“你给钱我也不要。我现在就要你的身子,我玩你一顿五百块钱,可是下不来的。”

????又听到李慧娟哀求地说:“大哥,我多给你钱,我多给你钱还不行吗?”那个民工说:“钱,我要,人我更要。”

????我听明白了,这是李慧娟自作自受,把那民工惹急了,人家终于要对李慧娟下毒手。我不想趟这个浑水,李慧娟这个该死的女人也是罪有应得。我想回到自己的房间,却听到李慧娟悲伤的哭声,这样的哭声刺痛了我的心,毕竟是我喜欢过的女人,被一个民工欺负,也不能见死不救。

????我猛地推开门,上前就把那个高大的民工一把拉过来骂道:“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缺德。”

????李慧娟已经被民工剥了个光,这是我熟悉的,看了之后心里又一阵酸痛。

????那民工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,气呼呼地说:“我缺德还是她缺德,我们明明谈好的价格是给我一千块钱,可我把东西运到家,搬到了楼上安置好,非要克扣我的工钱,就给我五百块。哪有这么黑心的女人,你别管我,我非要玩这一次。”

????那民工就要推开我,我在那里巍然不动,我说:“我也理解你,那你这么做也是真不地道。我现在就可以打110,考虑到你干这活儿也不容易,还要养家糊口,李慧娟,你光在那里就是哭,不嫌丢人,赶紧再给人家一千块钱,让人走。”

????李慧娟被粗野的民工做出这样的丑事,心里既气愤又悲伤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经过我这么一提醒,立刻遮挡住自己,赶紧拿出一千块钱塞到我的手里,又退到了另一个房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