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最快更新神医嫡妃: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!

????正在所有人都以为石无暇会一招掏空燕门主的门面时,只见石无暇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,这一慢,燕门主一个侧身,躲过了石无暇的攻击。

????燕门主对刚才那一幕,心有余悸,心中的怒火,也不断的上涌。

????不过是个比赛而已,没想到石无暇这个小人,上来就如此较真,更是要直取他的性命。

????此人太过歹毒。

????是可忍孰不可忍!

????燕门主伸手一挥,手心内赫然多了一柄用内力化成的长剑,长剑只有一道橙色的剑气,摸不着却看得见。

????“龙泉剑,剑气铸造,锋利无比啊。”底下有人说道。

????“燕门主是真的动怒了。”

????刚刚所有人都看见,石无暇第一招就用了杀招。

????这燕门主虽然是个好说话之人,但却也不是好欺负的,否则怎么能镇得住这一个大门派呢。

????燕门主手握龙泉剑,变为主动,朝着石无暇扫去。

????石无暇凝神聚气,正想对击燕门主的龙泉剑后,却发现身体突然间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捆绑住一样,整个人定在原地,面前好似堵着一面铁墙一般,动弹不得。

????怎,怎么回事?

????真的有人在暗中使诈,刚刚叶绝没有在撒谎?

????石无暇无法挣脱这股莫名的气体,见龙泉剑直面而来,一向遇事不乱的他,眼内流露出一丝惊慌。

????“砰……”

????一声巨响,剑气冲破了石无暇的身体。

????石无暇身子往后一弹,下一刻,腹部之处,血流如注。

????燕门主这一剑,虽然避开了要害,但却也让石无暇伤的不轻。

????石无暇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往四周看去,怒喝一声,“是谁,究竟是谁在暗算本盟主,有胆子就站出来!”

????现场,忽然间鸦雀无声。

????但很快,刚刚输掉的闻花派,就有人不屑的嗤笑一声,“行了,输了不丢人,就别找借口了,多难看。”

????石无暇气恼,一拂袖,捂着伤口下了擂台。

????巫医阎安急忙上前,“盟主,先去那边空地吧,属下给你清理伤口。”

????石无暇被扶到空地上后,巫医阎安就开始熟练的给石无暇上药。

????“盟主,怎么回事,是有人从中作梗吗?”巫医阎安顺着石无暇之前的话开了口。

????石无暇眸色阴沉,“有人故意不想让我们赢。”

????“那……会是谁?”巫医阎安看了眼四周,一瞬间觉得整个人毛凛凛的,在这场上,不仅暗藏这样的高手,偏偏还是看不惯他们千秋殿的?

????石无暇没有开口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石无暇又往墨家的席位扫去,“你刚才说,要抓一个鲛人回去,有把握吗?”

????“有五成把握。”巫医阎安如实说。

????“好,此次若是抓个鲛人回去,也是受益不菲。”石无暇想到这些,心内稍稍安心一些。

????只是,那个背后之人,总归是让他忌惮上了。

????接下来的比赛很快进行,一些江湖门派也接连决出了胜负。

????此时此刻,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。

????“今日便到此为止吧,剩下得明日继续比试吧。”今日比赛的裁判莫之昂说道。

????莫之昂是天烬国的威武大将军,此次被命名为裁判,也是众人给了天烬国这个东道主一个面子。

????第一天的比赛结束,众人纷纷退场。

????“我先走了,你们自己回去吧。”年元瑶在留下一句话后,不等圣灵族其他人说话,便脚尖一点,飞身离去。

????“喂喂喂!”谢子渊唤了一声,但眨眼之间,年元瑶已经没有了影子。

????大长老叹了口气,“少主年纪还小,今日在这干巴巴坐了一天,怕是累了,让她先回去也好。”

????几人说着,走向出口时,碰见了黯夜的几名部下。

????秋海棠见到圣灵族的几个人后,瞪眼看向了花染眉,“看好你们家的妖女,别让她出来祸害人了。”

????“妖女,你说谁?”花染眉整个人也瞬间炸毛,恶狠狠的看着秋海棠。

????“就是你们那位九天玄女,别一天到晚仗着有张狐媚子脸,就勾三搭四的!”秋海棠满面嫌恶。

????花染眉听后,冷笑一声,“人家长得好看吸引男人,你就觉得人家是狐媚子,我看你这个母夜叉怕是嫉妒我们家少主年轻又水灵吧!”

????说完,花染眉觉得没过瘾,又补充一句,“也是,就算倒退个二十年,你也赶不上我们少主一根手指头长得秀气。”

????“你!”秋海棠感觉自己被深深的冒犯了。

????她的相貌的确一般,早些年眼角受过伤,导致她现在眼角处还有一道疤痕,这一直是她多年来的一块心病。

????“哼!”最后,秋海棠拂袖离去。

????一出去,发现家主早已不见踪影。

????……

????天烬国皇城,一间雅致的别苑内。

????封玄霆比年元瑶先到一步,年元瑶在进门的一刹那,面前落下一片阴影,唇上一软,整个人已被拥入怀里。

????年元瑶伸手抱住眼前之人,睫毛轻颤,回应着这个满含深情的吻。

????不多时,衣带被人渐渐的扯下。

????“我要先沐浴,还要先吃饭。”年元瑶拉住了封玄霆的手,娇滴滴的开了口。

????一天下来,都没吃什么东西,肚子好饿。

????“好。”封玄霆喉口微微一动,声音内带着一丝隐忍的暗哑。

????别苑是封玄霆在天烬国的一处宅子,房间连着后院的一片温泉池,年元瑶泡进温泉池后,没多久后,又一次被拥在了怀里。

????耳边,传来一道温热的气息,“暖暖,本王等不及了。”

????年元瑶一下子羞红了脸。

????……

????等两人在用膳时,已经快要接近子时。

????年元瑶这会儿又饿又困,只吃了几口饭菜后,便窝在了床榻上,打起了瞌睡。

????“话说,那个墨家真的是鲛人族吗?”快睡着前,年元瑶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。

????封玄霆听闻,幽深的瞳孔之中划过一抹不可查觉的深意,“你觉得,鲛人可怕吗?”

????“还好吧,人鱼而已,还挺美的。”年元瑶在现代的时候,听过很多鲛人的传说,因此对鲛人是否存在,是充满好奇的。

????“只是觉得美?”封玄霆微微挑眉。

????年元瑶勾唇,“是啊,今日那个墨家家主,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,相貌也是不可多得的好看,难道不美吗?”

????“嗯?此时此刻,你在本王的床上,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?”封玄霆的语气染上一丝的危险。

????年元瑶一愣,看着已经被掀开的被子,“呜,我错了……”

????“晚了。”